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博雅艺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7112|回复: 1

药王山碑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6 18:5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石雕 于 2016-2-16 19:37 编辑

    从药王山石刻所在的北峰顶沿山路逶迤而下,到达中部即为碑林所在。
    药王山所在的铜川市耀州区原来是耀县,这处碑林原来以耀县碑林之大名享誉海内。耀县碑林发端于20世纪30年代,当地驻防的县保卫团副团长雷天一醉心于金石,在当地留意古碑,陆陆续续收集有五十余块。加上后来征集而来的一些,初期创建的耀县碑林里已保存有六十余块古碑。民国时期的耀县碑林声名鹊起,已引起诸多文化名人的瞩目。梁公在国朝开国前夕所拟《全国重要建筑文物简目》中补遗部分第一条就是耀县佛教造像碑,其重要性比起药王山石刻还多一圈。在文革期间,耀县碑林移至到了药王山。
    耀县碑林大名于我早已是如雷贯耳,里面的诸多名碑也是期盼已久。到了碑林,心陡然凉了半截。包括魏文朗、姚伯多等在内的精华北朝造像碑都密密麻麻地排列在室内,门口拦着栅栏门禁止入内。最著名的这几块倒是在最外层,但也都罩着玻璃。隔着窗台能让你知道你见过这几块碑了。到此一游可以,但是想细看,那还是免了吧。室外的左右廊下也还有数量众多的造像碑,还是要吐槽药王山的变态规定,这些室外大太阳底下的石碑,也禁止拍照。在室外,你真能管得过来啊?工作人员时不时过来啰嗦一番,真是让人烦不胜烦。
    过程是不愉快的,结果差强人意。逼得老实人使出不老实的手段,先做个深刻的自我批评。看了不少,但不全。室内各碑之间空隙太小,实在是不方便。阳光下玻璃反光严重,也实在是不方便。不说这些了,还是要以积极乐观的心态看待一切。
    废话已毕,书归正传。这一篇是北魏时期的道教造像碑。佛教造像碑现存数量众多,相比之下,北朝道教造像碑则要少得多。偏偏在药王山碑林,藏有不少北朝道教造像碑。
    姚伯多道教造像碑,北魏太和二十年。碑左上角残缺一块。四面雕刻,碑阳上部开龛造像;碑阴上部开两龛;左右两侧上部刻供养人像。在碑阳、碑阴、左右两侧的下部刻有大篇发愿文。

药王山碑林1

药王山碑林1

药王山碑林2

药王山碑林2

药王山碑林3

药王山碑林3

    碑阳上部开龛,龛内为三身造像。主尊坐像,为发愿文中提到的“皇老君”(即太上老君),两侧各站立一名侍者。耀县的这些造像碑大多出于民间,造像主少见皇室贵族上层阶级。往往是乡民集资(或家族兄弟、亲眷、或邑子数十人甚至上百人)造碑立于路旁村口。这样的造像风格自然也就和都城大邑中高官大族所造之碑趣味不同,透出朴拙雅稚的乡土气息。在发愿文中,造像主描绘石像为“隐起形图,焕若真容现于今世”,对比这形象,似有吹牛之嫌。

药王山碑林4

药王山碑林4

    姚伯多造像碑是北魏名碑,碑上的长篇发愿文是书法艺术珍品,历来受到众人推崇。其书体方中有圆,楷中带隶,在稚拙之中透出天真意趣。
    发愿文中的年代、造像主、目标、内容交代地非常清楚:“大代太和廿年岁在丙子九月辛酉朔四日甲子,姚伯多、伯龙、定龙、伯养、天宗等,上为帝王、下为七祖眷属,敬造皇老君文石像一躯。营构庄饰,极工匠之奇雕;隐起形图,焕若真容现于今世……”

药王山碑林5

药王山碑林5

    无论是造像形象还是造像主尊身份(皇老君),无论是自称道民还是发愿文中其它内容,姚伯多造像碑都是标准的道教造像碑。但是从其发愿文中还是可以看出佛教思想的影响或者说是融合。以文中的祈愿部分来看:“愿道民姚伯多三宗五祖、七世父母、前亡后化眷属,若在三途,速得解脱,得远囚徒幽执之苦,上升南宫神乡之土。若更下生,侯王为父……"。随着佛教的传入,六道轮回的思想已深入民众之心。“若在三途”的三途,即六道中的畜生、饿鬼、地狱三恶道。在羽化升仙的传统思想之外,民众也开始相信会有来生。所以在这里的愿望中,首先期望已经过世的先人能够升入神仙宫殿,万一要再次投生,也要去个富贵人家当个官二代。“侯王为父”,这个愿望到今天依然是诸P民的白日美梦啊!
    刘文朗道教造像碑,北魏太和二十三年。单面开一龛,龛内造像三身。主尊面部已残,有圆形头光,双手在胸前合拢捧笏板。左右各一侍者,高发髻,均持笏于胸前。

药王山碑林6

药王山碑林6

药王山碑林7

药王山碑林7

药王山碑林8

药王山碑林8

    下半部刻发愿文:
    太和二十三年岁次朔四月一日刘()主帝延寿、亡祖父......朗妻赵白罗、息()道民刘文朗、()师刘万()、兄道民刘文智、妻何神姬......道士姚文殊……

药王山碑林10

药王山碑林10

    杨阿绍道教造像碑,北魏景明二年。单面造像。正面上部中间开一圭形浅龛,龛内为一主尊二侍者三身造像。造型、装束、姿势都和常见的佛教造像相似。由此也可以看出道教造像深受佛教造像的影响。
    下半部刻发愿文:
    景明元年八月十八日岁次庚辰朔,北地郡富平县杨阿绍为()主、为七世以来所生父母,造石像一区,愿眷属大小,龙花(三?)会,道整物丰,衣食自然,所愿如意。杨阿绍、妻姜小姬,息文要、妻王阿双,息女阿胜,息文炽、妻张买女,息文好,息文安、妻王乐,妹阿丰。
    这块碑一直都被归类为道教造像碑,但发愿文中却是“龙花三会”,信仰的是弥勒净土。无论从现场拍摄的照片,还是图书中的拓片,造像形象都颇为模糊不清。这也令人怀疑龛内主尊到底是弥勒菩萨,还是道教天尊?

药王山碑林9

药王山碑林9

药王山碑林11

药王山碑林11

    杨缦黑道教造像碑,北魏景明元年,单面造像。杨缦黑碑往往会和杨阿绍碑一起出现,这两块碑堪称姊妹篇。杨缦黑碑阳面上部并列开两龛,两龛内均为一主尊二侍者的三身造像。造像风格与杨阿绍碑一样,尤其是左侧龛内,装束、姿势简直和杨阿绍碑一模一样。

    这块碑下部是发愿文,但字迹很是模糊不清,辨认困难。抄录现成资料:
    景明元年八月三十日,北地郡富平县杨缦黑为父造石像一区,愿眷属大小、()花三会,道()物平,衣食自然,所愿如意……

药王山碑林12

药王山碑林12

    对比一下这块碑和杨阿绍碑的发愿文,如出一辙。所以相互之间可以做个印证。这块碑上的造像保存尚好。头顶之冠,以及颔下短须,都表明了其为道教造像。以此可以推断出杨阿绍碑也是道教造像。虽然,二者在发愿文中都同样提到“龙花三会”。
    这个话题真要展开来谈有点儿大,胡乱扯几句。此地居民在北魏时期是胡汉杂处,这一点从耀县造像碑造像主中大量的胡姓就可见一斑。那么从宗教信仰上来看,游牧民族的原始宗教、本地汉文化中的道教、以及从丝路传播而来的佛教必然在这里杂然相处,并相互影响相互渗透。这里算是长安文化辐射圈外围,从十六国时期开始就有着深厚的佛教传统。但从位置来看,毕竟又离着长安、平城、洛阳这些佛教中心都有一定的距离。再加上这里造像者多为中下层普通民众,对艰深的义理或严苛的仪轨会有一定隔膜。所祈求着无非是“衣食自然”的美好愿望,无论是修道也罢,净土也罢,种种途径会多多少少退至次要位置。这种民众造像所带有的比较明显的随意性,使得在这两块碑中,道教造像题材和往生弥勒净土的祈愿望看似矛盾地结合在一起。
    张乱国道教造像碑,北魏延昌三年,双面造像。发愿文在碑阴:延昌三年三月七日……张乱国造石像一区……
    前面看的几块造像碑都有着相近的布局,无碑额,上部开龛造像,下部为发愿文。张乱国造像碑的布局则更趋复杂。这块碑因为玻璃罩子反光严重,实在是拍不出完整的样子,只能看看龛内造像局部。
    正反两面在碑中部各开一龛,龛内造像十分相像,仅有细微差别。佛教造像在南北朝时期已经达到了一次高峰,佛教已有像教之别称。同时期的本土道教也日趋成熟,而道教造像的起源则来自于对佛教造像的模仿。一主尊二胁侍的三身布局、主尊的坐姿甚至头光、手印等等无不受到佛造像的影响。但随着发展,道教造像必然会走向独立的与佛造像相区别的道路。张乱国造像,包括下面的王市保、吴洪标造像都带出了独有的一些共性特点。装束上,戴有细高的道冠,着交领或披肩式道袍,衣袍上是带有细密的衣纹;一手常于身前持麂尾。

药王山碑林13

药王山碑林13

药王山碑林14

药王山碑林14

    在碑阳的最下部是供养人出行图,但残破不全,剩下一辆牛车非常清楚。

药王山碑林15

药王山碑林15

    王市保道教造像碑,单面造像。龛内造一天尊二胁侍。龛下刻十位女供养人像,长裙曳地。最下面有两匹骏马。

药王山碑林17

药王山碑林17

药王山碑林16

药王山碑林16

药王山碑林18

药王山碑林18

    吴洪标兄弟造像碑最引人瞩目的是造像龛上面的丰富图案。龛楣上为二交龙,上方的日轮、月轮、飞仙、鹿、虎等等诸多图案精致而复杂。这种图案更多地托胎于中国本土文化中诸如汉代画像石的传统。

药王山碑林19

药王山碑林19

药王山碑林20

药王山碑林20

药王山碑林21

药王山碑林21

药王山碑林22

药王山碑林22
    这一篇中全是北魏时期的道教造像碑。文字解读纯属胡说八道的个人愚见,贻笑方家,有砖莫拍……
 楼主| 发表于 2016-2-16 19: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篇,这一篇是北魏时期的佛道混合造像碑和佛教造像碑。
    魏文朗造像碑是药王山碑林中最具知名度的一块名碑。这块碑的价值一是在于碑阳龛内佛、道同祀,一是在于其年代早在北魏始光元年。作为史上最早的一块有明确记载的佛道同祀碑,魏文朗造像碑受到了中外学者的广泛关注。随着研究的深入,对这块碑的年代以及题材也带来了更多的观点碰撞。
    这块碑四面造像。碑阳开一拱形龛,龛内并座两尊造像,一佛一道。在二主尊的两侧,各侍立一名侍者。龛楣为二交龙,两侧还各有一名飞仙。

药王山碑林1

药王山碑林1

药王山碑林2

药王山碑林2
    碑阳下半部分的内容也十分丰富,可大致分为三层。上层中间为香炉,两侧跪一供养僧和一供养人,供养僧边上有题名“魏僧猛”。中间层为一骆驼、一骑、一侍女、一车组成的造像主家庭出行图。骑马人和车前分别有题名:“弟子魏文朖乘马一心”、“张()()乘()车”。最下层是一排供养人像及其题名。

药王山碑林3

药王山碑林3
    碑阴上部龛内为思惟菩萨像,在下半部是发愿文:
    始光元年北地郡\三原县民\阳源川忠佛弟子魏\文朗,哀多不赴,皆有\建劝。为男女造\佛道像一躯。供养\平等,每过自然。子孙\昌荣,所愿从心。眷属\大小,一切众()\如是因缘,使\人后杨()。

药王山碑林4

药王山碑林4
    始光是太武帝拓跋焘的第一个年号,离其发动的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灭佛运动还有十好几年。也正是在这一年,寇谦之刚下了嵩山来到都城上道书。《魏书.释老志》:“始光初,奉其书而献之,世祖乃令谦之止于张曜之所,供其食物。时朝野闻之,若存若亡,未全信也。”后来在太武帝时期大行其道的寇谦之新天师道至少在这块碑建造之时还未成为全国宗教性主流。
    不过从上图可以看出来,年号中的第二个字残缺模糊,根本没办法确定为‘光’字。所以对这块碑到底是不是出于始光元年,学界不乏争议之声。代表性质疑意见如日本学者石松日奈子《耀县药王山博物馆魏文朗造像碑的制造年代》。对其表示怀疑的理由有几个。一,始光元年,关中还在赫连勃勃的大夏政权里,不可能使用北魏年号。西安碑林里的大夏石马可为例证。二,北地郡设立于稍后的太平真君七年;三,从图像学分析,魏文朗造像碑并不比药王山碑林中的其它北魏碑早,但那些都是出自七十多年后的太和年间或以后。
    西安博物院藏有几块出自长安附近的北魏早期造像碑,年代包括始光五年甚至更早的永兴三年,这说明关中很早就使用北魏年号,而且不是孤例。对此反驳的例子,又引出对西安博物院那几块北魏碑的真伪之争论。李淞教授在反驳时提出早在曹魏时期北地郡就已设立,后来虽然行政隶属屡有变更,但太平真君七年才开始设立北地郡的结论明显错误。
    碑阳龛中二主尊身份的认定,大多认为是一佛一天尊,但也有认为是二佛并坐者。因为二者头部残缺不全,而且两人坐姿、手势几乎一模一样,难免会引起争议。其实,二人衣着差异还是非常明显的,左侧主尊身披袒右式袈裟,佛的身份无可争议。右侧主尊为汉式交领系带长袍,北魏在孝文帝汉化改革之前,很难看到有佛像如此穿着。另外右侧主尊头顶尖锐,和左侧螺发有显著区别,应该是道冠。

药王山碑林5

药王山碑林5
    夏侯僧()造像碑,北魏,无年号。佛道混合造像碑。
    碑的正反面上部中央各开一龛,里面都是一主尊二胁侍三身像。碑阳龛内为佛,碑阴龛内为道。正反两面的下部都是供养人像和题名,供养人基本都是夏侯氏。虽然无年号,但从其佛像的大裙摆可以看出北魏后期的风格。

药王山碑林6

药王山碑林6

药王山碑林7

药王山碑林7

药王山碑林8

药王山碑林8

药王山碑林9

药王山碑林9
    魏文朖造像碑,北魏太和二十年。这块碑上的造像在岁月侵蚀之下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但大模样还在,北魏的路子,无可争议。
    造像主的名字很令人困惑。‘朗’和‘朖’是同字异体。在上面介绍的那块魏文朗造像碑中,发愿文中用的是“魏文朗”,供养人题名用的则是“魏文朖”。而这一块魏文朖造像碑中的“魏文朖”同样也是北地郡三原县人,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这两块碑的年代可差着七十来年呢。如果是同一个人,则上面的那块魏文朗造像碑的始光元年就更加可疑了。

药王山碑林10

药王山碑林10

药王山碑林11

药王山碑林11
    发愿文文字多有模糊残缺:“太和廿年()\四月十二()弟子\北地郡三原县民魏文朖\()七(世?)父母()()()()造石像一区......

药王山碑林12

药王山碑林12
    雷汉仁造像碑,北魏永安二年。
    相比起主要造像,这块碑上的供养人像更加吸引人。前面骑马者题名为“伯父雷汉仁”。这也说明造像主并非是雷汉仁,而应该是雷汉仁的侄子。供养人多为雷姓,这应该是雷氏家族造像碑。
    雷姓为羌族大姓,在关中碑铭中很常见。前秦时有丞相雷弱儿,为羌族领袖。《晋书》符生传中记载:“未凡,又诛侍中、丞相雷弱儿及其九子、二十七孙。诸羌悉叛。弱儿,南安羌酋也,刚鲠好直言”

药王山碑林13

药王山碑林13

药王山碑林14

药王山碑林14
    三县邑子二百五十人造像碑,北魏正光四年。四面造像。
    这块造像碑在药王山碑林中属于保存最为完好、雕刻最为精细的一块。发愿文为:“雍州北地宜君、同官、土门三县邑子二百五十人等,识体非恒,尊崇寘果,减割家珍,造石像一区。”

药王山碑林15

药王山碑林15

药王山碑林16

药王山碑林16

药王山碑林17

药王山碑林17
    这块碑原来在耀县石柱乡青龙村,也因此得名青龙魏碑。民国本《同官县志》中有相关记载:“青龙魏碑,在县西四十里青龙村。魏孝明帝正光四年(即梁武帝普通四年,西元五二三)。高九尺,宽三尺,厚二尺。题大魏正光四年岁次癸卯十月已酉建立。阴阳镌佛像满,佛高二寸。旁刻佛夫子及雍州北地宜君同官井门三县等字。"
    张万福造像碑。四面造像,两侧面各开一小龛。碑阳、碑阴中间各开一火焰纹楣龛,龛内为一佛二菩萨三身像。碑阳龛内主尊结跏趺坐,左手抚膝,右手上举施与愿印。碑阴龛内主尊为倚座式。
    龛下双狮一般都是相向而蹲,这块碑上的双狮却是一只扭头回顾,两只狮头望向同一方向。

药王山碑林18

药王山碑林18

药王山碑林19

药王山碑林19

药王山碑林20

药王山碑林20

药王山碑林21

药王山碑林21
    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博雅艺术网 ( 豫ICP备14009912号-2   | |

GMT, 2020-10-29 14:43 , Processed in 0.197761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