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 访谈
王少军访谈:出纸三分
阅读次数: 加入时间:2008-11-20 作者:
分享到:

  吴洪亮:对您新作品的期待是由来已久的,有如期待打开一坛沉封多年的美酒.我想这是您长时间积淀的一次迸发,那么先从您创作的迸发开始聊聊吧。kyM博雅艺术网

  王少军:提到这个问题,如果用“迸发”这个词来讲,我觉得有一个大家不太了解的起因,它有一条线索,是我这些年深藏在自己内心的一个动机。如果说现在出了这些东西,与以往我的作品来讲有很大变化,我倒觉得它内在的线索上是有相关性的。 我做这些作品是很有理由的,很自觉的。而且创作出来一两件以后,我感到很激动。这么多年我没有过这种激动了。kyM博雅艺术网

  吴洪亮:我们在您的作品里很清晰地看到您对传统的追求,我们看一个个人物的时候,他们的特点,其实不是简单的看穿对襟衣服的就知道他是中国人,其实他们的形象我们直观去体验是一种不中不西不南不北这样一个状态的人物,很中国而里面又有好多很“洋”的,包括运用的手法,我们看到很多东西方传统雕塑的东西在里面,但是它说的好象又是这个时期的事,这可能是一种矛盾,也可能是一种融合,想听听您在创作中是以一种什么状态表现的。kyM博雅艺术网

  王少军:你这个观察是很到位的,很细腻的,对此我特别有感触。我觉得从我个人来讲,我受的教育是学院式的教育,是从西方传进来的一种审美体系,特别是雕塑,当然是一定会有这种痕迹,没有什么不可以。我觉得我的态度就是并不想宣扬一个打倒一个,我倒觉得如何比较智慧的、真实的来反映这个社会,从自身来看这个社会,来表达对这个社会的看法,我觉得这个东西是艺术核心的目的。那么从造型艺术来讲当然它本体的价值是无可厚非的,因为作为一个专业来讲你自然要研究技法、形式,我这里也借用了中国传统的色彩、造型,这个就跟我们学西方的造型、解剖是一样的,我的意识当中没有刻意地要把它区别开来,我倒觉得只要是有用的,你都可以拿来采用,只不过现在觉得我缺的最多的是我们本土的语言体系。因为你表达的核心内容、核心精神不是西方的,是本土的。我个人的感受是,我发现中国传统哲学思想是一个陌生的东西。终于有一天我关注它、认识它,突然发现我是母乳没怎么喝,挺恐怖的,所以我现在有一种紧迫感,这不是说一种商业动机,我觉得这是一种补钙。kyM博雅艺术网

  吴洪亮:看您的这组作品我已经慢慢忘记您是一个雕塑家,不是以雕塑家的身份去创作作品的状态了,而且我感觉这批作品是不是雕塑已经¬不重要了。那么是一种什么样的创作理念建构起来的这样一个行为。kyM博雅艺术网

  王少军: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讲,是很明确,无论是从我个人的创作理念和创作认识来讲,比方说我的身份现在是教师,我对待学生,都是这么一个主张,我认为一个艺术家创作的艺术作品,无论是你的形式也好、风格也好,还有各种各样的借鉴来的多种因素,你首先围绕的核心是什么,你要做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个东西不是说把艺术引入一种功能化的东西,我觉得它一定要有这个核心的内容,现在时髦话叫观念,或者叫理念。那么我的作品比较明确地说,首先是在追逐一个理念,这个理念绝对不仅是雕塑本体的,更是人文的,无论哪一件作品里面都有我一个很明确的意向,这是我的一种生存观,或者叫哲学观。 我在追求一种超越现实生活的,更有哲学理念的一种人文的思考状态。我只是通过造型给人一种意向,比如说人物的形态刻划,是想表达人的一种境界,或者我管它叫人的心智的境界,如果再让我说的明白一点,我是想把现实当中的一些琐碎的东西滤掉,追求中国人的更高级的一种思想,我的一切手段都在围绕着这个理念在做。

编辑:admin 来自: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微信扫一扫
博雅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