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资讯 > 访谈
不能承受之孽
--画廊办展的讲述
阅读次数: 加入时间:2009-02-17 作者:许珍
分享到:

I1S博雅艺术网

    卢旺达种族大屠杀15周年之际,《卢旺达强暴诞下的孩子们》将在英开展I1S博雅艺术网

  1994年4月7日在非洲中部内陆小国卢旺达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种族灭绝大屠杀,短短的100天里,先后有100万人被杀。今年4月7日,是卢旺达种族大屠杀十五周年纪念日,随着这个日期的临近,卢旺达再次走入了人们的视野。I1S博雅艺术网

  近日,一个名为《蓄意的结果:卢旺达强暴诞下的孩子们》的展览将在英国光圈画廊开展。展览将展出由美国《新闻周刊》签约摄影师乔纳森·托尔戈夫尼克拍摄的30幅卢旺达母亲和他们的孩子的肖像。和普通的母子亲情不同的是,照片中的母亲对身边的孩子却怀有异常复杂的情感。这些母亲在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中惨遭强暴,照片中的孩子全部都是因强暴而诞下的“孽种”。I1S博雅艺术网

I1S博雅艺术网

  近日,记者采访到了摄影师乔纳森·托尔戈夫尼克,听他讲述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I1S博雅艺术网

  耻辱印记让孩子备受排斥I1S博雅艺术网

  托尔戈夫尼克此次将在英国光圈画廊举行的展览《蓄意的结果:卢旺达强暴诞下的孩子们》,由30幅摄人心魄的肖像组成,照片中是作为大屠杀幸存者的卢旺达女性和她们遭强暴后诞下的孩子,每幅照片旁边都伴有她们的旁白,讲述着她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所面临的挑战,以及抚育“暴徒后代”所经受的矛盾心情,孩子既是自己的血肉,又时时使她们想起曾遭受的恐惧经历。在展览中,还有一个由16个孩子的肖像组成的大型网格,以及托尔戈夫尼克对这些女性进行访谈的视频录像。此展结束后,还将在美国的十所大学进行巡展。I1S博雅艺术网

  1994年卢旺达胡图族针对图西族进行的种族灭绝大屠杀惨绝人寰,震惊世界。但鲜为人知的是,在这次大屠杀中,有超过10万名卢旺达妇女遭到了大规模的性侵害,丧失人性的胡图族暴徒成帮结伙地对图西族妇女犯下滔天罪行。大部分的屠杀幸存者都成了寡居的妇女,她们在遭受了无数次强暴后,诞下了连她们自己都嫌弃的“孽种”。据统计,卢旺达有10万名妇女惨遭强暴,因强暴诞下的孩子近2万名。由于这些孩子是暴徒的后代,身上“带着”当年被强暴的耻辱印记,这些孩子的母亲们以及她们的亲属、社区大众都很排斥他们。I1S博雅艺术网

I1S博雅艺术网

  “卢旺达母亲”震撼世界I1S博雅艺术网

  2007年,摄影师乔纳森·托尔戈夫尼克拍摄的一张母亲拥抱女儿的照片震撼了世界,获得英国国家肖像陈列馆2007年度肖像摄影奖。这张名为《瓦伦丁和她的女儿:艾米莉和伊内兹》的照片是摄影肖像集《蓄意的结果:卢旺达强暴诞下的孩子们》其中的一张,其中的母亲在卢旺达大屠杀中惨遭强暴,诞下了她怀中的女儿。I1S博雅艺术网

  “我理解二女儿的无辜,I1S博雅艺术网

  但我依然偏向大女儿”I1S博雅艺术网

  画面中,母亲瓦伦丁从身后拥抱着伊内兹,大女儿艾米莉作为背景倚靠着她们家的土墙。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期间,胡图族民兵当着她的面杀害了她的丈夫和父母。他们告诉她:“让你一个人活着,是为了让你悲伤而死。”那时,她怀孕两个月。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瓦伦丁反复遭到强暴,甚至到怀孕第九个月时也未停止。诞下第一个女儿奥斯亚娜后不久,她再度沦为“性奴”。她在此期间怀上二女儿伊内兹,并染上艾滋病病毒。在托尔戈夫尼克拍摄这幅照片时,瓦伦丁对摄影师说,“我爱大女儿艾米莉,因为她是爱情的结晶,她的父亲是我的丈夫,二女儿伊内兹则是强奸的产物。”在照片的旁白中,她是这样写的:“我已开始理解另一个女儿是无辜的,但即使在给女儿们分衣服时,我也偏向大女儿。”

编辑:admin 来自:《广州日报》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微信扫一扫
博雅艺术网